花自飘零水自流

亿华年2

         二     火车站,媛雪披着披风拐着丈夫的胳膊,笑的阴险嘴里还小声嘀嘀咕咕道:“有好戏了,这次真的有好戏了。”张启恩不解地问:“媛雪,怎么了?”这句话可是点醒了正在犯傻的媛雪,摇摇头不语道:“大哥,二哥和八哥去偷请帖,你照顾我和二嫂。”张启恩笑道:“你又不是不会武功,保护二嫂和自己是绰绰有余的吧,媛雪?”媛雪听见自家夫君嘲笑自己,顿时把拐在丈夫胳膊上的手摔开了还怒瞪丈夫。火车准备发车,媛雪拐着丫头的胳膊无视某人的黑脸往车上走。张启恩赶忙跟上,丫头回头给张启恩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意思是让他自己哄媳妇。刚在包厢坐下不超过一分钟的媛雪被张启恩黑着脸拉到另一个包厢(不要问我为什么,丫头有香凝保护)媛雪开口道:“干嘛?二嫂那怎么办啊?”瞪着他话里火气很重,很明显还在生气。张启恩把媛雪搂在怀里小心地哄着:“媛雪,不生气了好吧?”怀里的小人继续不理他只好改变方法:“夫人,不气了。”结果还是一样:“宝贝,听话不生气了。乖,我错了,不生气了。”媛雪抬头但 还是不理他,张启恩干脆抬去媳妇的下巴吻下去,媛雪:“唔……启恩……不行……会……会有……会有人来的。”(原谅我不太会写肉)媛雪是个乖宝宝,见自家丈夫把自己压在椅子上,当然会阻止了谁要在这里那个啊?万一被别人看到了呢?张启恩哑着嗓子道:“就只亲亲,嗯?”(啊啊啊!借鉴闺蜜的)媛雪一双玉手抱着丈夫的腰,等到张启恩松开媛雪的时候,媛雪嘴唇都有点肿。回到包厢发现那三个偷请帖的已经回来了,齐铁嘴见媛雪的嘴唇道:“媛雪,你俩干嘛去了?”见媛雪不理他只是静静的靠在张启恩怀里。又道:“唉,九爷说的靠运气原来是指让我们跳火车啊!吓死我了。”张启恩开口道:“八哥的胆子也忒小了点吧?”言下之意让你欺负我夫人。

评论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