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自飘零水自流

亿华年3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三   媛雪对着二月红道:“二哥,你先和二嫂去薄家住着。大哥和八哥去新月饭店,一会儿有薄家的人来接我们。”说完又接着又倚在张启恩怀里,又突然想起来了点什么对张启山道:“大哥,这彭三鞭是我姐的未婚夫。”张启山的表情可以用震惊来表示了,齐铁嘴笑道:“难怪他这么珍惜着请帖,感情人是了相亲的!”(当当当,媛雪全名爱新觉罗.薄媛雪,汗颜中,不得不说闺蜜脑洞真大啊,但我竟然用了)媛雪笑笑不说话,下了火车薄家的人就在那等着,媛雪看见一身男装的尹新月笑了。坐在车里媛雪告诉三人道:“大哥的情劫来喽。”二月红道:“那是必然。”(新月没见过九门的人,这是第一次见面。) 连翘道;“小姐,老爷给您买了您爱吃的豌豆黄。”媛雪点点头,然而张大佛爷这边刚找到新月饭店接应的人,又迎来了一为古古怪怪的小新司机,一路上问东;问西的不说长得竟如此白净倒像个女孩,关键跟他内个宝贝妹妹竟有几分相似之处。车到了佛爷和八爷只好下车入住等待拍卖会的到来,媛雪这边刚刚到家薄父站在门外接自己的宝贝女儿;“雪儿。”媛雪跑过去扑进老爹怀里:“阿玛!”张启恩见媛雪这样笑的宠溺道:“阿玛。”薄父点头,二月红和丫头道:“伯父好。”薄父松开女儿道:“二爷和夫人也来了。快进屋。”二月红道:“伯父,不必叫我二爷,叫我夫人为丫头便好。”薄父点头。薄父因为有事要去西北一趟这家中就只有他们四个了。张启恩一开始搂着媛雪上楼,到楼梯拐角直接打横抱起媳妇,媛雪不停的挣扎张启恩:“夫人,再动就掉下去了。”媛雪只好作罢乖乖的由着丈夫把自己抱上楼。这边清闲自在,那边可是费尽心思的想办法准备偷药,这好不容易上了二楼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反而被尹新月发现了,好一番解释最终还是要经过拍卖会。(不太会写着一块😃😭)

评论(1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