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自飘零水自流

亿华年6

       丫头没死,小虐一下 (~_~;)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六
   不知不觉中尹新月已经来长沙一个月了,这在冷的冰山也该化了吧,可这张大佛爷丝毫没有任何改变。于是,尹大小姐反问自己:这么来长沙值吗?张启山对她永远都是态度冷淡。让下人买了回北平的车票,中午张启山回来尹新月开口:“下午有时间吗?陪我逛逛吧?我来这么久,你都没陪我逛过街。”张启山道:“让丫头陪你去吧,我下午有个军事会议。”(佛爷是动情了,但这天杀的军事会议啊!佛爷的内心是崩溃的)新月点头继续吃饭。第二天早上,张启山见餐桌上只有一副碗筷道:“夫人呢?”管家道:“夫人去火车站了,不让我们叫你起来。”尹新月看见一个穿着军装的人,张启山把尹新月抱在怀里:“新月,别走了。”于是,我们的尹小姐又回来了。

评论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