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自飘零水自流

醉酒记

  上面又来人了可怜的佛爷和副官又喝多了,张启恩还好还清醒着(副官替佛爷挡酒滴)张启山估计就不好说了。两个下人扶着张启山尹新月听见声音便下楼去看,果不其然,某为佛爷又喝多了。尹新月;“这是怎么了,喝这么多酒?”下人:“夫人,这上面来人。表面说是恭喜佛爷和副官,实则是想补回他们俩落下的酒。”尹新月不解:“他们俩又没升官有什么可恭喜的?”(总抓不对重点。)下人:“一是恭喜佛爷新婚,二是恭喜副官得子。”尹新月点头突然又想起什么:“副官也喝多了?”下人:“可不是吗。”新月看了看躺在床上不省人事的张启山,压下去对妹妹的担心给张启山脱了军装外套,脱了军靴。给他擦了擦汗,喂醒酒汤就睡下了。尹新月有人帮忙扶张启山到床上躺着,可媛雪这边就不行了。不敢喊醒下人怕吵醒父母,只好一个人扶着张启恩上楼。尹新月身子无碍可媛雪还怀着孕,好在张启恩还清醒还能自己上楼,还能叮嘱媛雪小心点。帮张启恩脱了军装外套,军靴,喂他喝了醒酒汤。媛雪抱怨:“喝这么多酒想干嘛啊?这日子你是不想好好过了吧?信不信我更阿玛和额娘回北平!”张启恩:“宝贝,我错了。上面来人这随打着恭喜我得子的幌子,但这酒是不喝不行。我以后肯定早早回来,不气了,乖。睡觉吧,我搂着你。”媛雪:“好,睡觉。”

评论(1)

热度(1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