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自飘零水自流

爱与不爱

尹新月知道张启山不爱她,从上火车就知道。她那时还抱有侥幸,天真的认为她一定会把他这座冰山融化,那时,他会爱她。可是眼前的人和已经历的事,让她明白这是不可能的。他不仅不爱她,还躲着她。尹新月想回北平,她也确实做了。踩着小牛皮鞋,往二楼走是她经常干的事,以前是想看他在不在;如今,是来与他井水不犯河水的。张启山早听见声音了,手上的工作未停,只是唇边勾起一抹浅笑。尹新月推开门,在张启山面前站立。张启山:“尹小姐,你来……”话未说完便被尹新月打断了:“张启山,你很讨厌我对吧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没有讨厌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不爱我对吧?”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没有,我爱你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要回北平了。打扰了你这么久。对不起,是新月的不是。一年了,我来了一年了,你也赶了我一年了。我对你的好,你都当做没发生过;我对你的爱,你视而不见;我的所有真心,你一句话就否认了。我尹新月并不是非你不可。”语毕,二响环就从手腕上取下,拉过张启山的手硬塞给他的,转身就走张启山看着她的背影,拿着二响环的手无力垂下。她走了,不爱了,放弃了。他悔了,就爱了,心痛了。对尹寒来说,此刻尹新月以死,在的只有尹寒。

      

评论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