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自飘零水自流

爱与不爱2

今天没事,终于放假,好开心!(๑•॒̀ ູ॒•́๑)啦啦啦
   尹寒回来了,来长沙看故友丫头,五年了,当她在踏上这座城,不由念起五年前的时光,或人或物。她不再是当年那个为情所困,不顾一切的尹新月;而是这个冰冷,淡漠的尹寒。迈入红府前厅看见张启山,不由一愣,他为何也在?她并未告知他自己要来长沙啊?丫头见俩人冷场不由出来暖场:“新月,坐啊。来,这是你最爱的糖油粑粑。”尹寒随即释然她毕竟是来看丫头的,又何必在乎他的在与不在。笑着对丫头道:“好啊,还是丫头记得我的喜好,都快馋死我了。”张启山自打她进门那一刻视线就未从她身上移开,听见这话不由一愣:他还是失去她了。新月,不止夫人记得,我也记得啊!你爱吃甜食,爱热闹。是不是当我终于要放下一切去爱你时,你已不爱我了?新月,我后悔了,你回来好吗?张启山这么想的:“新月,我有话跟你说,咱们出去说行吗?”说完便大步走了出去,他怕她拒绝,甚至于他现在不敢看她的表情和反应。她出来了,张启山满心欢喜,可她下一句就让他伤心欲绝。尹寒:“张大佛爷,好久不见。找我有什么事吗?没事我就回屋了。”淡漠的表情,冰冷的话语,让张启山不适应。张大佛爷?她何时对他这么有礼貌了?与其说是有礼还不如说是疏离。新月,我错了,你别叫我佛爷,我求你,张启山,夫君都好,我不赶你走了,也不嫌你烦了,好不好?:“新月,你回来好吗?张府缺个夫人。”尹寒笑了:“佛爷要找夫人,找我尹寒干嘛?还有,我不是尹新月,我是尹寒,尹家少当家。爱你的是尹新月,在五年前你赶她走时就死了。现在活着的是尹寒,一个不爱你的尹寒。”张启山:“新月,我错了,我不赶你走了,不躲你了。回来吧,赶你走的第一天就后悔了,我求你了,回来吧,新月。”尹寒:“佛爷早干嘛了?在以前我宁可负我流年也不负君,唯愿君心似我心,赶我走,说你不爱我。现在,我不爱你了,你又说爱我好玩吗?”说罢,转身离去。
      五年前,
          山有木兮木有枝,
          心悦君兮君不知。
          宁负流年不负君,
          唯愿君心似我心。
      五年后,
          花自飘零水自流,
          你我,
          只愿再不相见。
          即使相见
          也形同陌路,不必熟识。

评论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