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自飘零水自流

小时候的任性,建立在父母兄长的宠爱,建立在爷爷的军衔上。那个时候,整个军区大院,独数爷爷军衔最高,军功章最多,金灿灿的挂满墨绿色军装的左边。那时做完家中幺女,备受宠爱,那些别人长辈不让碰的东西,我玩的顺手。那时候我在四点一准听到军靴踏在地板上铿锵有力的声音,紧接着看见那抹军绿。儿时觉得,那个人的脊背永远都不会塌下,那是我的保护伞,仿佛像那高山屹立不倒。可直到爷爷去世,我才明白,原来他也会离开我,即使他也不想离开我。而我仿佛一夜长大,好似以前那个任性胡闹的人不是我一样,学会伪装,学会坚强,学会乖巧。好像变了一个人一样,不再每天幻想世界有多么美好,学会面对,不再想入非非,学会低头面对现实中的不愉快,不顺心。而我最终发现,我不敢面对爷爷去世的事实,想逃避。偶尔拿出来的军功章,那件爷爷曾穿过的军装,才相信爷爷去世的事实,向现实低头。

评论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