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自飘零水自流

爱与不爱3

张启山回了府,冷冰冰的丝毫没有半点生气。她走了,没人为他留这一盏暖灯,在黑夜里明晃晃的,照亮了他原本黑暗的人生;她的等候,暖进他的心底。而如今,她早已离开,甚至说早已不爱他了,他爱她终归是要当他在爱情面前懦弱的秘密,他爱她,他自知,但她不知。因为,她已经不爱他了。是他,把她的满腔爱意消失殆尽;是他,自作自受。张启山拿了红酒坐在餐桌前,一杯又一杯的喝,仿佛喝醉了,她就回来了。人家是借酒消愁,而他借酒消愁愁更愁,想忘掉的忘不掉,不仅忘不掉还记的更清楚了。不由跌跌撞撞得往红府走,去找他的新月,他的寒儿,他的爱人。都说酒借怂人胆,什么时候,他也这么怂了?当初如果没有那么一丁点的怂,是不是她早已为他生儿育女?原本可以享受幸福,可他生生的逼她离他远去,逼走自己的幸福。如今,他爱了,她还会回来吗?尹寒见到张启山来冷冷道:“张大佛爷,这三更半夜的不睡觉,来找我尹寒有何贵干?”张启山见她一副嫌弃模样,加之不耐烦的声音心痛的无以复加,缓缓开口:“新月,我错了,你原谅我好吗?我爱你,真的,不骗你。自在新月饭店的藏宝阁初见你,我便每天都在想你,我只是……”话还没说完便被尹寒打断,尹寒笑了,笑的很美,就如那年初见一般无二,却又少了点什么: “我知道你爱我,却不知道你原来这么早就喜欢我。当初的我,只要你的一句承诺,你一句话也没有;而如今,我不爱你了,不要那句承诺了,你却说了我当初最想要的承诺,好玩吗?”张启山被她怼的无话可说,只好缓缓开口:“那,打扰了。新月,你早早睡吧。”说罢转身离开,而尹寒早已泪流满面,低声哭泣。

评论(2)

热度(18)